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达斡尔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52|回复: 1

袁隆平预言大饥荒正在逼近

[复制链接]

336

主题

77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9015
发表于 2016-11-30 23: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袁隆平预言大饥荒正在逼近,一位经济学人的思考

2016-11-30 22:08:11栏目:默认栏目
  • 176
  • 0
  • 3

9月4日,袁隆平教授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的文章。通篇讲的是粮食(代表食物,下同)危机的问题,预言灾难性的大饥荒将要发生。袁教授给出的原因是种粮成本太高而粮价又太低,越来越多的农民将会放弃种粮。这一关乎民之生死,国之安危的大问题,应当引起朝野的高度警醒,积极寻求破解预案,防患于未然。

一、何为饥荒

在我国,60岁以上的人都经历过饥荒,但对青年人来讲,只是传说。何为“饥荒”?经济学诺奖得主阿玛蒂亚·森教授提供了一个最权威的定义:“饥荒不等于饥饿,饥饿是指人们没有充足的食物,而饥荒则是指由饥饿所造成的大量死亡的恶性现象”(《贫困与饥荒》,1981)。由此可见,这是何等的恐怖!

人类社会何以发生饥荒?一般认为,是自然灾害所造成的农业大面积歉收,引发粮食危机造成的。然而,森的论述给我们的提示是:一国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有可能引发饥荒,但在现代社会,自然灾害的发生并不必然造成饥荒。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正反两个方面的大量案例证明了森的结论是正确的。

二、同样的自然灾害,结果不同的案例

(一)在很多国家,由自然灾害造成了大饥荒

1943年,孟加拉因洪水引发饥荒,死亡150万人。1974年,还是孟加拉,同样是洪水,仅朗布尔地区,死于饥饿和2~3个月营养不良而死亡的人数高达8~10万人。1972~1974年埃塞俄比亚的一场饥荒,因饥饿与饥饿有关的疾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至少有10万人,其上限可能达20万人。1973年,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大饥荒,当年便死亡10万人。还有中国1942年和1959~1961年的大饥荒,死亡人数也是惊人的。

(二)在有些国家,自然灾害没有引发饥荒

上帝没有特别地眷顾美、欧等发达国家。这类国家同样自然灾害频发,有的还相当严重。然而,令我着迷的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这类国家竟然没有发生过一次大饥荒。

美国夹在“两大洋”之间,没有天然屏障,飓风、龙卷风、洪水、西海岸的海啸接连不断。英国的问题更严重,暴风雨、洪水、风暴潮经常光顾;全英有500万人口长期受到海岸洪水的威胁;2007年夏,英国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使国民经济蒙受重大损失。2013年,法国先后遭到大雨、冰雹和洪水袭击,造成全国大面积葡萄园绝收。德国最近几年就发生过3次大规模的洪水、暴雪和飓风灾害。日本更是多灾多难,地震和海啸的发生频率世界第一且危害惊人。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等国,因大肆砍伐热带雨林所造成的山洪暴发和泥石流毁坏了无数的农田和农庄,迫使数以千万计的农民涌往城市。等等。然而,这类国家的一个重大的、惊人的共同点是:从没有发生过一起死亡人数成千上万的大饥荒!

三、同样的自然灾害,结果不同的原因

(一)第一类国家自然灾害造成饥荒爆发的原因

首先撇开受灾国可能获得国际社会的粮食援助不谈。一般而言,在一国内部,政府出自粮食安全的考虑,都会储备一定量的粮食。在灾害发生期,粮食总供给的绝对短缺可能性极小。若将储备粮在全国人口中平均分配,维持到新粮源到来之前是不会大量饿死人的。

那么,第一类国家的大饥荒为什么事实上发生了呢?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第一类国家惊人的共同点是:普遍没有建立起民主政体,社会不同阶层对粮食控制能力和对粮食的索取权力绝对不平等。我们故且将这类国家统称为非民主国家。

1、 非民主国家,社会不同阶层对粮食控制能力的不平等。

当灾害发生时,国内粮食的供给相对短缺,处于社会权力上层的利益集团具有很强的粮食控制能力,可以直接处置国家的储备粮。因此,这一阶层的粮食消费水平不会降低;社会中间阶层拥有一定量的粮食控制能力,在灾期的粮食消费水平可能有所降低,但在他们当中不可能有人饿死;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下层民众,因没有任何政治权力,也就没有对国家储备粮的知情权和分配的参于权,所以,完全没有对粮食的控制能力。

2、非民主国家,对粮食索取权的不平等。

如果说以上对粮食的控制能力指的是政治权力带来的,那么,这里的粮食索取权则指的是由经济地位所决定的购买力。在非民主国家,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高,社会不同阶层的收入差距较大。当严重的自然灾害发生时,粮食市场供给短缺,加上恐慌效应,无论政府怎样管控粮价,公开市场或黑市的粮价都会大幅度地上涨。

这时的高粮价对高收入家庭没有影响,高收入家庭可保持原消费水平不变;中等收入家庭也许会减少对粮食的消费,但在这一阶层中也不会有人饿死;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低收入或无收入家庭,只能望粮兴叹!饿死的肯定是他们。

3、非民主国家,由自然灾害演化成大饥荒具有必然性。

第一,因真相被掩盖造成救助不力。这类国家新闻不自由,下层民众严重缺粮的信息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被掩盖、被封锁,下情不能上达;加上政府的官僚主义作风,对灾情的掌握若明若暗;更主要的是自已不缺粮,仍然过着优越的生活,一般不会采取紧急而强有力的措施救济灾民。

第二,灾民缺乏合法的组织力量和诉求渠道。非民主国家的工会、农会等非政府组织不健全,广大下层民众基本上处于原子式的分散状态。当灾害来临时,他们不能有效地组织起来给政府施压,要求政府改变国内存粮的分配,或要求政府积极地争取国际社会的援助等。

(二)第二类国家自然灾害发生后,能够避免饥荒爆发的原因。

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大量的事实证明,许多发达国同样自然灾害频仍,并且往往灾情相当严重,但却没有发生过一起大饥荒,其原因可归结为以下几点。

1、 民主国家新闻自由,真相不会被掩盖。

在民主国家,一旦因自然灾害导致粮食短缺,不用说饿死人了,只要有一定数量的人口没有充足的食物,有饥饿现象发生,新闻舆论就会如潮水般汹涌,事实真相绝对不可能被歪曲或掩盖。

2、 民主国家的饥民会行动。

在民主国家,饥民不会一声不响地等着饿死,饥民会行动。他们有很多合法的非政府组织和诉求渠道,可以迅速组织起来,对政府形成强大的压力集团,迫使政府在第一时间里作出回应。政府任何形式的冷漠或不作为,都有可能导致领导职位的易人乃至现政权的垮台。

3、 民主国家的政府不得不采取各种有效的手段救济灾民。

实际上,政府救灾的手段总是有的,关键要看政府愿不愿做。非民主国家的政府一般不会下大力气去做;而民主国家的政府不得不极尽全力去做。其可行的措施如下:第一,动用国家的储备粮,免费发放给灾民。第二,政府动用雷霆手段,打击商人的囤积居奇和哄抬粮价。以政府定价强制收购社会存粮,在全民中平均分配,取消一切特权。第三,将所存外汇或向国际金融机构贷款,最大限度地满足粮食进口所费,以保证灾民的基本粮食需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36

主题

77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9015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0 23: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铁勇 于 2016-11-30 23:41 编辑

四、结论:大饥荒或许可以避免


概括地说,国内、国际救济粮的来源:1.短期靠库存和市场的即期供给;2.中期靠粮食的闲置产能;3.长期靠农业的后备资源。而这些从供给侧来看都是没有问题的。


1.从短期来看,世界各国都有储备粮,其中有些国家的储量还相当大。再从国际市场的粮食供给来看,以2013~2014年为例,该年的美国、欧盟、乌克兰、加拿大、阿根廷、巴西、澳大利亚和哈萨克斯坦等主要粮食出口国,向国际市场提供的粮食总量合计达3.194亿吨,按每人每年消费300公斤计算,可供10亿人一年的消费。这还是不完全统计,实际供给量可能大大超过此数。


2.从中期来看,世界上绝大多数宜农国都有多少不等的粮食闲置产能。欧、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都严格地执行土地休耕法;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每年都会因各种原因造成大量的撂荒地。这些熟地从投入使用到收获,平均只需2~3个月时间。


3.从长期来看,我站在早期英国葛德文主义一边;不支持马尔萨斯。其根据如下:人类对粮食总需求的增长取决于总人口的增长。当今世界发达国家人口的自然增长率趋低,有的还是负增长,总体上只能维持人口的简单再生产。欠发达国家目前的人口自然增长率较高,但这些国家终究要进入工业化、市场化和城市化阶段。这“三化”,尤其是城市化,则是人口自然增长的克星。


由此推论,世界总人口的增长有限,对粮食总需求的增长缓慢。再看全世界粮食的长期供给,地球上未开发的荒地还有很多,农业后备资源是充裕的,尤其是拉美地区,粮食的供给潜力很大。如果再加上海洋食物资源,更是没有问题。


问题在于,当灾害发生时,由谁?运用什么样的机制将世界范围内分散的余粮及时送达灾民之手?因为运作机制决定运作主体,必须倒过来论述。我认为,在救灾问题上,人道主义援助应该是主渠道;其次才是通过进出口贸易达成。那么,其运作主体至少包括联合国、国际地区性职能机构,国际慈善机构,相关国家的政府,有关公司法人,国际志愿者等等。


最后回归本文的开头部分,关于中国的问题。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超大型国家,情况比较特殊。中国必须立足于粮食基本自给,比如90%左右的自给率。


袁教授的担心决不是杞人忧天。近些年来,农村青年不愿种粮,撂荒土地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基于袁教授的分析,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降低粮食生产成本,同时,大幅度地提高粮价,使粮食生产经营者有利可图,以吸引城市大量的资本和技术涌向农村,投资于粮食生产经营。


我们有理由坚信,在城镇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已经较低的条件下,对粮价的上涨是有实际承受能力的。至于粮食作为轻工业的上游产品,其涨价效应总是可以解决的。

      转自博客中国卢荣善政经观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达斡尔族网 ( 京ICP备110389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679 )

达斡尔族论坛上的原创模版风格与插件禁止在未经许可情况下转载,如发现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如有疑问请联系【 40611006@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本支持:Discuz! X3.2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5-24 07:22 , Processed in 0.099395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