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达斡尔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62|回复: 0

原创散文·昆米勒,我心中的最爱

[复制链接]

229

主题

1745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203
发表于 2016-12-13 11: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根 于 2016-12-13 11:21 编辑

                                昆米勒,我心中的最爱
                                             阿  
    相传在三百多年前的一年,达斡尔官兵奉清政府之命,由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北岸举族迁徙到嫩江流域驻守。在这次艰难的长途跋涉中,达斡尔官兵和族众,赶着达斡尔车,携家带口,跨越山山水水,但粮草早已告罄,当一天来到嫩江中上游的地方时,有一位饥饿难耐的达斡尔勇士,忽然看到嫩江草原上长出的嫩绿的野草,随手采摘放进口中咀嚼,虽然苦涩些,味道却很鲜美,于是又采摘许多放进锅里烹煮,清香略苦的味道飘了出来,达斡尔官兵共享了这锅野菜,后来达斡尔人就叫它为昆米勒菜(汉人叫柳蒿芽)。
    昆米勒是一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是菊科蒿属。早年清代西清所著《黑龙江外记》中记载说:“野菜有名柳蒿芽,春日家家采食。”可见,达斡尔族食用这种野菜,有文字记载至少有300多年历史了。食用昆米勒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具有清热利湿作用。它是一种野菜,人们只采摘嫩茎秆和叶子,用开水焯一遍,用手挤去水分,再用刀切碎,放一点食盐与猪肉、芸豆等一锅炖,熟了就能吃。春天一到,它萌芽早,长势猛,茎直立,能食用,形状与艾蒿相似。它基本就生长在江河湿润地带或沼泽地上,遍布大兴安岭南北、嫩江平原、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江河边。
    每当春天来临,莺飞草长之时,身着五颜六色民族服饰的达斡尔族少女和少妇,挎着柳编的筐子结伴同行,嬉笑着来到江河岸畔,在云雀的鸣唱中,俯首弯腰采摘昆米勒,嘴里哼着山歌,那心情是那么欢快,那么惬意啊!采摘昆米勒休息时,她们就会唱着山歌,跳起款快的“鲁日格勒”,“扎嘿扎”、“罕拜”的喊声在旷野上空飘着。住在外地的亲人也时常想念家乡昆米勒的味道,因为这是家乡的记忆,也是一种淡淡的乡愁。每当春节前夕,家人就会给远方的亲人寄去晒干的昆米乐或豆角丝,也寄去对亲人的思念。当远赴万里之遥新疆伊犁和千里之外呼伦贝尔戍边的亲人踏上征程时,他们那包裹里必须装有晒干的昆米勒和琥珀香烟叶,或装在烟荷包里,想念家乡时不常拿出来闻闻,可能也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吧。
    我第一次吃昆米勒大约是在八岁的时候,那年夏天暑假我被父亲送回老家莫力达瓦的爷爷家,当时我家在扎兰屯,父亲是农牧学校的老师。爷爷家在清清的诺敏河畔,背靠一座大山,村子叫阿尔哈浅村,全村都是莫日登哈拉(孟氏家族),每天都是小表哥领我玩,那时我不会说母语,只是跟在小伙伴后面跑,慢慢的就会说一些简单的单词和家常用语了。开学后父亲没来接我,我就在这个村小学上一年级了,我们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在一个教室里上课,老师先教一年级的,然后再教二年级的课。过一段时间后,父亲来信说让我在爷爷家念书,于是我就在爷爷家还过了春节。大年三十除夕夜晚饭,我第一次吃到了奶奶做的昆米勒炖排骨,一开始我还不习惯那苦涩的味道,渐渐的觉得越吃越香,一大海碗昆米勒和排骨都让我吃掉了,然后与小表哥跑到院子里放鞭炮。
    开春以后,父亲还没来接我,我继续在这个村小读书。五月节前夕,我老姑带我和小表哥去诺敏河边的河套里采昆米勒,我也不认识昆米勒长得啥样,把普通蒿子和野草也一起采了,老姑一来气不让我们采了,我和小表哥跑到河边玩水去了。回到爷爷家后,老姑将昆米勒择干净后,把一大部分摊在柳编的大托盘里,剩下一部分放进锅里焯了起来,晚上给我们炖昆米勒、芸豆、土豆吃了。莫力达瓦五月节前后,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能吃到新鲜的昆米勒菜就不错啦。第二天吃中午饭时,老姑将昨晚吃剩的昆米勒菜盛给我吃,下午我恶心呕吐没能去上学,这可把老姑吓坏了,奶奶觉得我可能是食物中毒,给我灌了两大碗酸奶解毒。我躺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又能与小表哥他们玩了。
    如今,昆米勒成为达斡尔人家餐桌上的一道名菜。达斡尔人无论走到哪里,都离不开昆米勒。生活在莫力达瓦的其他民族兄弟,也基本上都喜欢吃昆米勒菜。走在尼尔基镇的街道上,闻着昆米勒飘逸出的清香,外地人也知道这是达斡尔人家的拿手菜。不下十几种做法的菜品,其中,传统吃法就有用芸豆、土豆、猪排、肥肠、江小鱼等熬制的昆米勒汤各具特色,吸引着天南海北的八方食客,他们在餐桌上闲聊中得知,它是达斡尔人艰难困苦时的“救命菜”。除了炖着吃外,现在还有开水焯后,挤掉水分蘸酱吃,剁碎与肉搅在一起炸丸子吃,剁碎与肉拌成馅吃昆米勒水饺。
    达斡尔人对昆米勒的情结是外族人无法比拟的,不论是远在西域的达斡尔族同胞,还是居住在北京、天津、哈尔滨、呼和浩特等大城市的族胞,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祖祖辈辈都喜欢吃它,就连刚刚能吃饭的婴孩都不拒绝它。有一次,当我站在嫩江右岸的高地上,眺望着目力所及的嫩江草原,大地与蓝天融汇成绿意茫茫的一片,那绿野里就蕴藏着无数棵昆米勒,它那苦涩而又清香的味道,随着我的思绪飘向远方,一首歌词在我的心里荡漾起来,那就是《昆米勒香飘四方》:
    讷悠耶,讷耶呢悠耶,
    和煦的春风染绿了嫩江,
    又嫩又绿的昆米勒香飘四方。
    勤劳智慧的达斡尔人呦,
    欢声笑语采撷忙。

    讷悠耶,讷耶呢悠耶,
    温暖的春光普照着嫩江,
    又鲜又美的昆米勒香飘四方。
    和睦团结的达斡尔人呦,
    共同致富奔小康。

    讷悠耶,讷耶呢悠耶,
    细润的春雨沐浴着嫩江,
    清香扑鼻的昆米勒香飘四方。
    生活美满的达斡尔人呦,
    好似嫩江水流长。

    讷悠耶,讷耶呢悠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达斡尔族网 ( 京ICP备110389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679 )

达斡尔族论坛上的原创模版风格与插件禁止在未经许可情况下转载,如发现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如有疑问请联系【 40611006@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本支持:Discuz! X3.2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2-20 11:50 , Processed in 0.119976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