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达斡尔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88|回复: 35

倾国是故国

[复制链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发表于 2017-3-3 21: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相遇              
(作者:沃玲芳)
         茫茫草原上,皓月当空。萧雄爬上了屋顶想着:满天的繁星熠熠生辉,仿佛一伸手就能摘得到。我一会儿定叫母亲过来赏月。那将是多么惬意的事情。他轻轻地翻过身,透过屋顶的缝隙,看见母亲正在油灯下,给自己缝补衣裳。
忽然闯进来两个黑衣人,手持两把尖刀,目露凶光。瘦高挑尖下巴的人问:“这就是王妃要找的人吗?”稍矮的胖子说:“看,她和画像的人一模一样。” “你儿子呢? ”瘦人问。萧雄一动不敢动,记得母亲告诉过他,有生人来,一定要躲起来。“你们是谁?我儿子出远门了,找我儿子做什么?”母亲大声呵斥着。萧雄知道这是母亲在告诫他,这里很危险。  
“别装了,王妃的眼里是揉不进沙子的。更何况他现在已贵为二王爷,怎么可能让你们当他的绊脚石呢。”胖子向前逼近。“你们是金人,我在这里隐姓埋名多年,她为何还不肯放过我们母子?”母亲大声呵问。
“快交代你儿子的去向,免受皮肉之苦。”矮金人说。瘦尖下巴恼羞成怒,向萧雄母亲的肚子猛刺一刀,他的母亲倒了下去。萧雄怔在了那里,头嗡嗡作响,眼前发黑。待慢慢好转,发现那两个金人到处乱翻。“看来那孩子不在,我们到别处再找找。”矮金人说完向门外走去,他们身形极快,跑得无影无踪。
阵阵夜风吹来,萧雄猛然打了个冷战。这让他头脑清醒了些。
他慌慌张张的从屋顶向下爬,期间险些掉了下来。他踉踉跄跄的跑到母亲身旁,心中被从未有过的恐惧所填满。
“额……额沃……”他听到自己声音破碎,几乎连不成一串完整的音节,
“额沃你醒醒……你醒醒,不要睡……”萧雄颤抖着手臂,将倒在血泊中的母亲抱起,微微摇晃。终于,他的母亲萧香醒了。
萧香脸色惨白,眼睛无力地微垂着。她看着自己半大的儿子此时满目无措,满脸泪痕,显然刚刚发生的事情把他吓坏了。可此时她显然无法像过去那样安慰他了。
“萧雄,”萧香张张嘴,声音微弱。“我的儿,你要记住我的每一句话。”
“你的父亲是个女真人,是现在金国的二王爷。而我,是契丹人,因为你父亲我们母子俩不得不隐姓埋名逃亡到这里……咳咳”萧香口中涌出鲜血。
“额沃,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带你去看郎中,我……”萧雄刚要起身,却被萧香拦住。
“你听我说!萧雄!现在王妃已经找到这里了,你再不走会没命的!去找你的舅舅萧竹,跟着他习武,好好保护自己,好好活着。你身上的玉佩千万不要丢了,那能让你和你舅舅相认。”萧香的声音越发微弱,到了最后几乎听不清了,但是萧雄还是听到了那句——
“好好活着。”
看着萧香的眼睛渐渐阖上,萧雄悲痛不能自已,他低声的呜咽着,把悲痛压抑在喉咙里。他记着母亲的那句“好好活着”,也记着那两个杀手还在不远处找他。他不能辜负母亲的期盼,但是
“额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大哥,你等等我。能不能歇会儿?我走累了。”少女娇憨的声音响起,只见萧玉噘着嘴,瞪着哥哥萧恒。
“妹妹,要不是你贪玩,咱们就不能迷路了。快看看前面有没有人家,要是没有咱们晚上可就没地方住了。”萧恒边牵着妹妹的手,边踮起脚向远处眺望。晚风徐徐吹来,草儿阵阵摇摆。借着微弱的星光,兄妹俩磕磕绊绊的前行。
“快看!妹妹快看!那儿有一处亮光,一定是有人家。”顺着萧恒手指的方向,萧玉望了望,跳着说“哥哥,我们快点儿跑过去吧。”说着,兄妹俩快步向前。
“嘘~妹妹,你别做声,听。”不远处的民舍里传来了阵阵的悲泣声。兄妹俩慢慢的踱了过去。萧恒掀起门帘,看见了正缓缓抬起头的萧雄。只见对面那个男孩儿的眼睛哭肿了,但是五官轮廓鲜明。而他怀里躺着一名三十几岁模样的女子。女子腹部周围的衣服已被血色染红,地上的一滩血似乎已经干涸。
“哥哥,我怕。”萧玉躲在了萧恒的身后,紧紧攥着萧恒的衣服。
“别怕。”萧恒安慰妹妹。“小弟弟,我们迷路走到了这里,能借宿么?这里发生了什么?”语毕,他向前挪了几步。
“是金人杀害了我的额沃,我额沃还有救么?”
萧恒走上前查看:她已经没有了呼吸,脉搏也停止了跳动。“小弟弟,请节哀。你母亲她……已经逝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3 21: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萧雄听罢,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滴落,弄湿了整个衣襟,贴在身上,皮肤都泛了红。“小弟弟,你父亲呢?金人为什么大开杀戒?”萧恒眉头紧锁,这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有着相当敏锐的洞察力,还有常人少有的定力。
   “我不知道,我和母亲住得偏僻,同外界少有往来,不曾和外人有过瓜葛。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他的声音嘶哑,就连呼吸都不顺畅。萧恒嘱咐萧雄给他母亲取一件干净的衣服,又帮她换上。
“等天亮了,我们帮你把你母亲埋了,入土为安。”萧恒说完找个木椅坐了下来。萧玉挽着哥哥的手臂睡着了。
萧雄点了点头,轻轻为母亲擦拭脸上的污血。浓浓的倦意使他渐入梦乡。在梦里他梦见了母亲正抱着他,叮嘱他要做一个坚强的孩子。此外四周一片寂静,星星和月亮也渐渐隐退了。
“额沃,别走,别走……。”他一下子惊醒了。萧恒兄妹也被他的惊呼声吵醒。
“做梦了兄弟?你母亲一定是和你告别的,你要坚强起来。”说完他朝外走去。
他们三人在附近挑选了干净的地方,挖坑,萧雄把母亲包裹好埋葬了。墓前还插上了木板以作记号。在墓的周围圈起了石头。萧雄跪在墓前又哭了一阵。
“你今后有何打算,如果投靠亲戚,我送你。”萧恒上前轻抚他的肩。
“母亲是我唯一的亲人,没有了母亲,家也没有了。”萧雄不由得悲从心来,断断续续地说着。
“你可以去我家呀,我今年十三岁了,小哥哥你几岁了?”说完萧玉握住萧雄冰凉的手。
“我想在这里陪着母亲。”说完眼泪又禁不住落了下来。
“你若在此,孤身一人,金人来了,你能抵挡得住吗?你若有个闪失,你的母亲将如何安息”萧恒皱眉低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3 21: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收留
              作者:沃玲芳

“听我哥哥的,和我们一起走吧。”萧玉拽着他的手不放。也罢,先逃命要紧,杀母之仇待日后再报。萧雄想到此,转身进屋收拾了几件衣物,把母亲平日里最喜欢的物件也装进了包裹里。他环视了四周,熟悉的一切尽收眼底。想起了母亲临终的叮咛,茫茫人海中,他要到哪里找寻素未谋面的舅舅呢?从未有过的无助阵阵袭来。
“兄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有一身好功夫,只会任人宰割。走吧,和你母亲去告个别。记住这个地方。”萧恒的话句句敲打着他的心,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温暖。
他握紧萧恒的手问:“我今年十五岁,以后能叫你大哥吗?”萧雄闻言郑重地点了点头。
萧雄默默地向母亲磕头告别。不停地回首眺望,直到看不见为止。
走过了一大片草地,翻过了几座小山丘,如此美景他无心欣赏,静静地走在萧玉的后面。日上三竿的时候,他们坐在草地上歇息,还吃了几口干粮。忽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他们细听。
“玉儿,大哥,你们在哪儿?”
“少爷,少爷。”
“大哥,一定是二哥找我们来了。”说完萧玉双臂挥舞大呼:“二哥,我们在这儿。”
听到小妹银铃般的声音,萧勇策马扬鞭和几个随从一同赶了过来。
萧雄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在马背上爽朗的笑着。
“好你个玉儿,整个草原快要被我翻了个遍,你和大哥去哪了?快快如实招来。”
“我贪玩,迷路了。二哥快扶我上马,我累得走不动了。”说完就跃身上马,紧靠着二哥歇息。
“咦,躲在大哥身后的这个小子是谁?快报上名来。”萧勇故意摆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是咱家远房亲戚,别吓住人家。还不快叫二哥。”萧恒转身示意。
萧雄忙应:“二哥。”
“罢了,回家再说,你们快上马,母亲大人定是着急了。”说完,萧勇调转马头先行一步。萧雄在路上想起了萧恒大哥的吩咐:“你们二人要守口如瓶,不管谁问都说是远房亲戚,这样就不会有人找麻烦。别忘了,你是有仇家的,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的。至于父亲那里,他若问的急,可以跟他如实相告。”萧玉和萧雄对视一眼便点了点头。
坐在马背上,看着萧恒的后背,他心里愈加敬佩这位哥哥。萧恒足智多谋,一定是英雄。母亲在夜晚常给他讲英雄的故事,萧雄素有英雄情结。
策马加鞭,很快他们便进了部落。
“进来吧,父亲一定会责罚你们,我就不看热闹了,我去歇会儿。”说完萧勇连忙闪人。
“你们还知道回来,这兵荒马乱的,还到处乱跑,快进屋给我跪下。”早就有下人禀报,父亲于是声色俱厉地呵斥。
他们三人,唯唯诺诺地走进,跪了下来。
“回来就好,别吓着孩子们,有话好好说。”母亲轻声细语地劝说着。
“还不是你惯的,这要是让贼人捉了去,你能讨回来吗?还不闭嘴。”母亲看父亲的眼神便不敢作声了。领着下人们一同退下,走到萧雄身边,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边走开了。
“他们都退下了,快交代清楚这个小孩的来历吧。”
萧恒便把如何迷路,如何巧遇萧雄的事给父亲讲述了一遍
“你叫萧雄,抬起头,你还有其他亲人吗?把你的身世详尽的告知,我才能为你想办法。”
萧雄缓缓抬起了头,只见对面不远的椅子上,坐着十分威严的中年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21: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和我相依为命。母亲临终前告诉我有一个舅舅,说他常年在外打仗。”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萧良仔细打量着眼前这眉清目秀的孩子,在他的眉宇间有股英气,言谈举止不卑不亢,虽然有失去亲人的伤感,但他骨子里的气势是掩藏不住的。
     萧良沉吟良久,复问: “那两个金人你可曾见过?你舅舅姓甚名谁?我帮你打探如何?”他对这个刚失去至亲的孩子有怜悯有一丝丝触动。
“母亲说舅舅叫萧竹。”
“我看你这个孩子很孝顺,这样吧,在你们甥舅相认之前,就住在这儿。现在外面局势动荡,切不可擅自行动。咱们契丹人素有好客之道,你不妨留下来学文学武,将来做一个对我们辽国有用的人。从今天起,你就叫我叔叔,刚才与我说的这番话,不要对他人提及,明白了?”说完萧良走过来将他扶起。
  萧雄听了这番话,心里的痛楚稍稍减轻了。萧恒和萧玉高兴的拉住了他的手。
  萧良又训斥了几句,便叫孩子们起身去吃饭。晚上,萧雄紧跟着萧恒去东屋住下,萧勇早已入睡。躺下良久也没有睡意,想起去世的母亲,无限惆怅。渐入深夜,萧雄才缓缓入睡。
  第二天早上,他被外面的撞击声惊醒。向窗外定睛一看,只见萧恒和萧勇在耍大刀。萧勇将刀举过头顶又迅速向下劈,萧恒一闪躲到一侧,从其右侧袭击,萧勇迎刃而上,怎奈萧勇力大无穷,萧恒一时也占不了上风。
萧雄穿好衣服,将被子叠整齐,向门外跑去。
“小哥哥,你猜他们谁赢?”
“我说不准。”
萧雄自小在母亲身边长大,偶尔接触的也是牧民,没见识过舞枪弄棒。但他经常帮母亲放羊,跑得飞快,身形及其敏捷。就是长得偏瘦些。
“我说当家的,你留下这个孩子了?”萧兰小声问。
“那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外面闯荡啊,万一遇见了歹人可就没命了。你看这孩子目光中透着英气神武,也许会有用武之地。”说完萧良自顾低头忙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09: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大家围坐在炕桌吃饭。长辈坐正中间,晚辈坐两旁。萧恒把一大块手把肉递给萧雄,他双手接过吃了几口,又喝了几口柳蒿芽汤。柳蒿芽清香顺滑,润润他干渴沙哑的嗓子,神情也不似先前那般疲惫了。汤里的芸豆很香,这让他想起了母亲熬的汤,与这般味道很相似。他把忽然涌出的苦楚连同柳蒿芽一起咽进了肚子里。在陌生的环境里,他学会了隐忍。
后来,萧良把孩子们都叫到书房里训话。“孩子们,附近的部落最近几日都遭受了蒙面人的袭击,伤亡虽然不大,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萧恒你一会儿召集部落里所有的青壮年上靶场练武射箭,下午练骑马,协助你叔叔管理。记住你们要和师傅勤学苦练,每天排班加强放哨,未经允许不能擅离部落一步。萧雄,你除了和萧恒他们一起训练,其余时间你就保护萧玉,如有差池,我唯你是问。”
孩子们神情凝重,听完训话,纷纷告退,都去忙自己的事了。
萧雄发现陆续有人进进出出,他甚是奇怪。萧玉见他一头雾水,便解释道:“我父亲是部落首领,他们大人有许多事都找他商量。谁去放羊、打猎、打鱼,谁去种哪块地都由他掌管。母亲说,父亲是保大家平安的头领。所以,在附近,我们这儿的部落是最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7: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了萧玉这番描述,萧良心中对这位叔叔除了感激,还多了一层敬佩。连日里他一直沉浸于悲痛之中,此时边听边看萧玉,只见眼前的小女孩明眸皓齿,肤白如雪,耳边梳着两个小辫子,其余的头发在后面整齐地披着,煞是可爱!
萧雄偶尔会想:是不是自己在做梦?眼前的一切令他既陌生又新鲜。
晚睡前,萧良拖着疲惫的身子,倚着墙对夫人说:“这几日难得是好天气,明天组织族人多采些野菜晾干。今年,草儿长得茂盛,马牛羊膘肥体壮,就不知道庄稼后期长势如何?”
看见丈夫又眉头紧锁,萧兰忙问:“是不是要打仗了?你这几天忧心忡忡的。”
萧良握紧妻子的手,“我就是担忧,未必会打到这里。你只要看管好孩子们,其它事情就不必操劳。”
萧兰知道他轻描淡写,怕她烦忧。
天晴的好日子里,女人们忙着采野菜晾晒,种菜园。男人们打渔、放牧、种庄稼。
到了秋天,人们还采野山楂,山丁子,野山梨等。还将其晒干或研成末儿,或制成蜜饯果脯储藏。
冬天,人们穿着用袍子皮缝制的外套,裤子,棉靴去狩猎。
辽国的契丹人,擅长学习其他民族的各种技术,从游牧民族单一的经营方式转向了多种经营的生产方式。

第三章    勤学苦练
“我们这个部落的人还真勤快,太平的时候劳作,战事紧急的时候,还出兵打仗。父亲还限制族人喝酒,是不是太严厉了,有的人都心存不满了。就连我们这些未成年的也天天练武,阿剑哥哥就不用这么累。”萧勇不满地坐下来嘟囔。
只听萧恒道:“父亲说,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意思是说,学业由于勤奋而专精,由于玩乐而荒废。德行由于独立思考而有所成就,由于因循随俗而败坏。如果不日练夜练,,我们拿什么抵抗外族入侵?说到喝酒,其他部落中有些人沉迷于饮酒,把做事抛之于脑后,更有甚者,还有酒后打架伤人的。如果敌军偷袭,那可要全军覆没了。你说,不严明纪律,后果多严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08: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心里都在琢磨着萧恒的话。萧雄对萧恒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层。一想到深仇大恨,萧雄就暗下决心:每天要比别人早起,多加练习功夫。他力气不比勇士,就多加练习射箭、轻功。记得萧恒给他讲过“闻鸡起舞”的故事,他决心效仿东晋的将领祖逖,勤练兵器,精通武功,将来保卫辽国。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萧雄就起身穿好外衣,一身劲装,更加英武。他又把两个沙袋绑在腿上,绕着部落跑。前几日跑一段路就气喘吁吁,要歇几次才能跑完全程。等时日长了就能一口气跑完。他高兴得纵身一跃,没想到竟能一跃而起,摘到树上高处的叶子。
     吃完早饭,部落里年纪在15至25岁的青壮男子都上靶场练习射箭。萧雄张开两脚,稳住下盘,一手握弓,另一只手抽出箭搭在弦上。勾弦,推弓,开弓,瞄准,放箭。箭正中靶心,他感到一丝愉悦。萧恒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赞赏道:“兄弟,不错啊!”
    “只是巧合罢了,我再练练。”萧雄谦虚的回答令萧恒暗暗赞许。接着,部落子弟们在师傅的指导下练习了一上午,个个汗流浃背。中午收场的时候,萧雄和萧恒还有几个部落兄弟都受到了师傅的表扬。
     萧勇心里冷哼一声“有什么了不起,拳脚功夫你还差得远呢,更不要提刀剑了,哪天和你比试比试,看你敢不敢应战!”
     午饭很丰盛,除了手把肉、柳蒿牙炖排骨、凉拌野菜外,还有醇香的奶茶。这奶茶喝进肚里,浑身解乏。最好吃的便是涮肉。
    “据说有一次行军途中,军队走了一天一夜,又累又饿。契丹将士正在埋锅造饭,锅里的水还未烧开就有前哨跑来禀告前方有敌军的踪迹。将军告诉伙夫继续加火,把肉削成片下锅,加些野菜和盐。很快,水烧开了,肉菜都烂熟。将士们吃饱喝足士气大振,一举歼灭敌军。”大家边吃边听萧良讲。这顿饭吃的津津有味,族人的英雄豪情也迸发出来了。
     大家吃完休息片刻就来到了院子里,嚷嚷着要比摔跤。有人提议力量悬殊的可以比功夫。萧良说:“孩子们,点到即止,不能弄伤对方。”
     众人纷纷点头。萧恒说:“开始。”于是两个魁梧的青壮走出来到场中央角力。
     辽金时期,摔跤又称“跋里速”戏(即角骶),上承自匈奴、柔然等。契丹人酷爱角骶,在辽朝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娱乐活动。它不仅是一种竞技活动,也是一种在宴会、集会上必不可少的表演活动,经常在最后压轴出场。契丹人的角力游戏是以“倒地为负”的,这与同时期宋国的相扑“以速度决胜负”是不同的。
    只见场上的两人弯下腰互相扭抱,左边的人用右手搂住对方的腰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08: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左手抓紧对方后胯,右边的人用两手分别抱住对方的腰和腿,双方相持欲摔倒对方。稍一用力,将左边的人摔倒在地。右边的人获胜。
      这时萧勇大喊:“萧雄,你敢不敢和我对战!”大家一看萧勇威武,人高马大。而萧雄比他矮近半头,且身形消瘦,一看便知谁优谁劣。萧雄想了想,出来迎战。
      两人弯腰扭抱,萧勇将萧雄的腿抬起,想将其摔倒。萧雄却凌空飞起旋转一圈,躲过了萧勇的“倒拔垂杨柳”。萧勇几次都没将其摔倒,暴怒之下,他把萧雄举到头顶抡了起来,然后把他向下砸去。
      大家的心不由一紧,心想,这下萧雄被砸坏了怎么办!
     怎料到萧雄快要落地前竟来了个后空翻轻轻落地,毫发无损。
      萧勇见状欲向前用掌劈,萧良忙喝道:“萧勇还不住手,点到为止即可!你们这局不分胜负。不服气吗?咱们比试就是为了取长补短,互相切磋。”听罢,大家都散去,萧勇也气的回屋。
      萧良却叫住萧雄:“孩子,你很聪明也懂得应变,但是习武之人不能只防不攻。如果和敌人博弈那就是生死决斗。今后你要多加练习进攻。取胜的关键在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明白吗?”萧良拍拍萧雄的肩膀径自向东屋走去。
      萧良走进屋坐到儿子身旁,拍了拍他的后背“儿子,一场比赛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不是输赢,而是要学会发现自己的短处,看到别人的长处。在今后的训练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11: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互相喜欢
       唐末五代时期,女真为渤海国所统治。辽灭渤海国后,女真族又受辽统治。十一世纪中期,完颜部落日益强大,开始向外扩张。女真族的发展受到辽政权的阻碍。辽朝后期,契丹贵族日趋腐化,朝政混乱天祚帝昏庸无能。辽不停的索求贡品,鱼肉女真百姓。辽统治者残酷剥削和压榨女真人,激起了女真人的强烈不满。
       转眼三年过去了。萧玉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萧雄除了练兵、劳作,其余时间就是陪着萧玉骑马,参加各种活动。只要有萧玉的地方就一定有萧雄出现。
        萧玉打趣道:“我又不会丢,非得跟着我。”说完,笑着跑到他身后。
  萧雄忙正色道:“是叔叔吩咐我的,我怎敢违背?”
      “你生气了?真是气包!说正事儿,你今年不能去上坟了吧。”萧玉关切得问。
     “叔叔说今年外面战乱频繁,叫我暂时不要去。还说只要有孝心,在十字路口也可以给我母亲烧纸。”叔叔的话他从不敢忤逆,是叔叔收留了他,当他最悲恸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还教了他许多做人的道理。没有叔叔一家人,也就没有今天的萧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0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10: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萧玉朝夕相处,萧雄渐渐喜欢上这个小女孩。萧玉不仅貌美如花,而且心地善良,遇事机智果断,从小和哥哥们一起学习,知书达理。虽然喜欢,但他不敢表露心迹。毕竟身份的悬殊,使他难以开口。
萧玉对他是赞赏有加。萧雄和她相识四年了。如今,萧雄成为他们部落的一流高手,他和大哥是父亲的左膀右臂。父亲常和他们商量,再行定夺大事。由此可见,他的聪明才智已充分显露,但他从不张扬,为人谦恭谨慎,深得父亲喜爱。
“听说有人向你提亲了,你是怎么应允的?可否告知在下,如有冒犯,请勿责怪。”萧雄鼓足勇气问道。
“你猜?”萧玉笑着问。
“我怎么会知道?”萧雄闷闷不乐地躲向另一边。
“那你希望我应允吗?你要说真话。”萧玉美目顾盼。当两双眼睛忽然交织在一起,萧雄的心犹如猛烈地抖动了一下,此刻,他仿佛读懂了萧玉的内心,脸倏地红了。
“我当然不希望你答应这门亲事。”萧雄小声说。
“那有人提亲,我也不能置之不理,将来若嫁不出去,会让人笑话的。”她心想:如果你再默不作声,我便嫁了。说完萧玉转身,不再看他。
萧雄听罢有些慌了神,听萧玉的口气,她是打算出嫁了。思忖片刻,他轻轻地把手搭在萧玉的肩膀上,说:“如果我说喜欢你,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除了练兵,帮叔叔处理事情之外,无时无刻地都在想着你,你会相信吗?只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心里很苦闷,这样的我你能接受吗?”
“萧雄,自去年有人提亲以来,我一直在等你。今年我就想,如果你再不说,我就真的嫁了。”
萧雄听完萧玉的倾诉,双手轻轻拥住她的双肩,内心涌出阵阵涟漪,。心想:还好,来得及。要不然我定要孤独终老了。萧玉羞涩地把脸藏在他的怀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达斡尔族网 ( 京ICP备110389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679 )

达斡尔族论坛上的原创模版风格与插件禁止在未经许可情况下转载,如发现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如有疑问请联系【 40611006@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本支持:Discuz! X3.2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6-16 11:05 , Processed in 0.113085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