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概况  历史  风俗  艺术  文学  体育  人物  论坛  图库  专访  机构联谊  学术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 达斡尔人物 -> 军事方面
 
 
 

深切怀念我们的父亲奈勒尔图

————纪念父亲诞辰100周年

 洛德苏尔
 
 
 

每次遇见一些熟人和老前辈,他(她)们总是要提醒我们,希望我们写出父亲的抗日期间的英勇事迹,他们为我们还没整理出关于父亲的材料而遗憾。

父亲的表弟恩和巴图老人生前常给我们讲关于父亲的一些抗日战争期间的英雄感人的事迹。他不顾年迈体弱的身体自己动手写出父亲的材料。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初,在他老人家78岁高龄时完成“关于奈勒尔图等人的反满抗日地下活动”的初稿。为进一步收集材料,在鄂温克旗政协负责同志、陈巴尔虎旗政协副主席敖古特那等人的陪同下,拜访了当年与父亲并肩从事地下工作,时年86岁的拜里老人。老人听完表叔的初稿后说:“你所写的材料符合事实,当时确有这些事情”。同时,他要求表叔早日写成材料发表出来,让后代们了解这些前辈们的英勇事迹,以此告慰烈士们和已故者们的英灵。他撰写的材料“关于奈勒尔图等人的反满抗日地下活动”发表在内蒙古《达斡尔族研究》第四辑,“回忆表兄奈勒尔图的一生”,“海拉尔附近抗日活动”等材料发表在《海拉尔文史资料》第六辑。他撰写的材料被发表后他高兴地说:“我要写的材料总算写完,现在我放心啦!这些历史资料如果我不写,以后更无人知晓”。表叔于2002年9月病故,享年93岁 。


我从郭文通叔叔那里第一次得知父亲的过去

我在63~65年期间公出到呼和浩特,每次都去看望叔叔。当时叔叔在内蒙古自治区语文工作委员会工作,他有周总理亲自签署的政务院(国务院)任命书,历任内蒙古语委副主任、内蒙古政府政法委委员、政府参事室参事等要职。
一次,我去看望叔叔时,他和我进行了一次严肃而认真的长谈。叔叔对我说:“你已长大成人了,现在是该让你知道你父亲的一些事情的时候了,你的父亲不是一个普通平凡的人,要知道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这次谈话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来父亲早在二十年代初就开始受苏联“十月革命”思想的熏陶,接受马列主义,结识了一批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无产阶级革命进步人士,可以说,父亲是呼伦贝尔地区的少数民族当中比较早接受苏联“十月革命”思想的人。
父亲从1924年开始就与苏联远东军情报部门建立了关系。同时也得知叔叔也在1928年也加入其中。叔叔给我看父亲生前写给他的一封信,这是父亲1956年在北京治病期间写给他的。叔叔微微颤抖的手拿着信说:“这是一封非常珍贵的信,它是用金钱买不来的……”。
父亲在信里写到“我们所做过的一切事情现已变成历史了,我们现在已和苏联方面结束了地下工作的来往,今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要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总拿过去的事情摆功劳……”。叔叔生前多次拿这封信向自己的子女讲述。1966年,弟弟陶德去呼和浩特时,叔叔也让他看过这封信。很可惜,此后不久就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叔叔,再也没有机会聆听他老人家讲关于父亲和他自己过去的事情。

父亲的童年和青年时期

父亲名叫奈勒尔图,汉名:郭文贵,达斡尔族,原籍:鄂温克族自治旗巴彦托海镇(南屯),郭布勒哈拉人。1905年出生,其父亲是巴达仁布,军部笔帖式。父亲兄弟姐妹4人,其姐姐年幼时病故,父亲在海拉尔上学,弟弟郭文忠在家劳动,17岁时在伊敏河丧生。1917年春又遭巴布扎布残匪色布景格的抢劫,全部家当被洗劫一空。只得暂时寄居在海拉尔市。1919年爷爷患鼠疫病故,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几年后,在亲友们的资助下,在南屯搭建了两间土房,靠奶奶替人做针线活和仅有的一头奶牛维持生计。在海拉尔蒙旗中学念书的父亲因家境贫困无法继续念书,1923年经郭道甫的介绍,在呼伦贝尔蒙旗合作社当了一名职员。
父亲从小热爱学习,热爱工作,在工作之余学会了很多知识和技能,他的蒙、汉语和俄语水平提高很快,颇受社领导色登伊西(苏籍)等人的欢心。
父亲从小为人忠厚老实,敬老扶幼,生活艰苦朴素,平时沉默寡言,作风大方,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在任何场合他都能够做到多听人家话,少说自己的事;不得罪他人,也不失言。能克服各种困难完成任务。他善于用人,也懂经商,熟悉牧业。他交际面广,消息灵通,有涵养,别人难于看出他的喜怒哀乐。

父亲的履历

父亲在海拉尔蒙旗中学念书时就开始接触了郭道甫、福明太等人的革命思想,对苏联“十月革命”有了初步的认识。父亲在蒙旗合作社期间就加入了郭道甫创建的呼伦贝尔青年党。父亲的一生是很平凡的。从他的个人履历来看:
少年时期在海拉尔蒙旗小学、蒙旗中学念书,后来在家劳动。
1923年开始在海拉尔蒙旗合作社当职员。
1928年在海拉尔皮毛公司做职员。
伪满时期:在兴安北省当需用股长,保健科事务官。以及伪索伦旗总务科长。
1945年以后在海拉尔巴尔虎蒙古合作社任经理。后来在呼盟合作干部学校工作。
1956年10月6日在北京病故,享年51岁。

父亲参加了前苏联远东军情报部门

1922年郭道甫、福明太在呼伦贝尔副都统公署左厅正堂---成德的支持下,由各旗牧民投资兴办呼伦贝尔蒙旗合作社,本部设在海拉尔,在甘珠庙、贝尔湖畔等地设分店。本社经理是喜尔尼,主要成员有瓦恩齐克、色登伊西,会计额尔德尼和父亲等人。这些人大都是来自苏联的布里亚特人。色登伊西常驻哈尔滨负责发货、收货。他们把当地的畜产品发往哈尔滨、天津、上海等地,换回牧民生活用品。合作社的设立,方便了牧区牧民的生产和生活,打击了奸商的盘剥。同时在外贸方面与蒙古中央合作社建立了关系,以互换商品为掩护从事地下情报工作。以贝尔湖支店的名义进行革命活动。
色登伊西等人是苏联远东军情报人员,在他的影响、培养、教育下,经严格考核,19岁的父亲参加了苏联远东军情报部门的工作,进入了反满抗日的革命队伍。
父亲承担军事情报员工作以后,他把当时呼伦贝尔地区行政机构和当权派的变动、三河地带的白俄活动和日本特务的活动等情报及时地传递给苏联方面。


父亲参加了呼伦贝尔青年党的活动

父亲在蒙旗合作社时就参加了由郭道甫、福明太领导的呼伦贝尔青年党,接受并完成了郭道甫委托的任务。那时该党的负责人每天晚上利用学校教室联合30多名进步青年召开演讲座谈会,讲述关于苏联“十月革命”的胜利、苏联蒙古革命的大好形势、辛亥革命等国内外形势,深刻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满蒙政策”的危害性。联合起来,打击军阀、封建上层势力等内容进行广泛的宣传。号召进步青年提高文化理论水平,提高认识,振兴中华。父亲每次都积极投身于各种形式的活动中,并起到一定的带头作用。

父亲还参加了1928年郭道甫、福明太领导的呼伦贝尔青年起义活动。起义失败后,郭道甫等人潜往蒙古时把青年党的工作交给父亲、阿达、华林太、葆定四人来代理。他们接受任务以后,除办理了几十名青年的出国手续、护照旅费等事项外,还承担秘密护送他们出境等艰巨任务。

例如:
1929年,选派察迪和阿比(海拉尔达斡尔人,莫日登氏)2名知识青年潜往蒙古学习。
1930年夏,选派多尔那(又名郭兴善,郭布勒氏)潜往苏联学习。
1931年夏,选派青年牧民东保(又名额尔登毕力格,达斡尔族,苏都尔氏)潜往苏联学习。
1931年12月,选派东北蒙师毕业生苏和巴图尔(海拉尔达斡尔人,郭布勒氏)和色尔古楞(海拉尔达斡尔人,敖拉氏)2人潜往苏联学习。

建立反满抗日地下组织 积极开展反满抗日地下活动

1932年以后,呼伦贝尔地区的反满抗日地下活动可以说是在父亲和荣茂(哈斯巴图尔)二人的领导下进行的。1932年以前,他们是单独行动的,当时是以选派青年潜往苏联、蒙古学习为主。

1932年冬,日本关东军进驻海拉尔和满洲里地区,在呼伦贝尔国境线上与苏联对立起来,双方时有军事冲突发生。尤其国际中东铁路的权利移交伪满洲国后苏方铁路员工纷纷撤回,日军以加强伪满洲国的国防为由,颁布各种边境地带法,驻重兵封锁苏、蒙国境线。与此同时,搜查苏侨住宅,监视、软禁、驱逐许多苏籍侨民。高岗上都竖起了三角架了望塔,交通要道设置了铁丝网,往来人员难于随时出入,父亲和荣茂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联合起来,从事反满抗日地下活动。

父亲和荣茂二人应召前往哈尔滨接受苏军指示后联合起来。他们回海拉尔后各自整顿人马,组成一个反满抗日地下组织。父亲为总指挥,荣茂为副指挥。他们制定了反满抗日的目标、方针和行动计划,活动联系地点设在南屯河东奈勒尔图(父亲)的冬营地。该冬营地非常适合搞地下活动,那里有几名汉族牧民,非常可靠。该组织有各族青年30多人。这些人分布在牧业各旗铁路沿线。他们的住所及冬营地就是通信联络站。

这些人多数都参加过郭道甫领导的呼伦贝尔青年党暴动。其中一部分人是去苏联、蒙古接受过训练的人员。该组织有严格的组织纪律制度,成员之间单线联系。他们的誓词中有“坚决服从指挥,完成任务,严守秘密,不出卖组织和同志,不参加该组织以外的其它组织和活动……”等内容。因此,伪满时期这一组织人员中虽然有些人被警特怀疑、监视、软禁,甚至被捕杀害,但没有发生一起因贪生怕死而出卖同志和组织的变节投敌事件。

他们的任务是探索、搜集日伪军事战略计划、军事设施、物资来源,陆地道路、江河、桥梁、军警分布,以及日伪军警特宪的动态等情报。他们不仅划定搜集情报地区范围,而且还指定落实了负责和委托提供情报的具体人员。当时分工情况大体如下:
兴安北省公署的情报由公署秘书官华林太(海拉尔达斡尔族,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毕业)和胡色文(陈旗人,日本留学生,额尔钦巴图省长的秘书官,兼日语翻译官)。

新巴尔虎左、右两旗由宫楚格扎布、阿尼二人负责。
陈旗由阿昌嘎、色尔杰布、普日格通等人负责提供。
索伦旗由依信太、达赉-绰克图负责。
三河一带的情报由先后任过旗长的乌云毕力格(海拉尔达斡尔族,莫日登氏)、额尔登太(海拉尔达斡尔族,敖拉氏,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哈色仁等人提供。
兴安北省警备司令部以及西部边境的情报主要由郭文通(时任司令部参谋处长,后任骑兵第七团团长),额尔很巴雅尔(时任司令部翻译)搜集。
海拉尔市内铁路沿线由扎尔嘎勒提供。
扎兰屯、齐齐哈尔方面由德文斌、鄂廷勋提供。
父亲多年以马代步到海拉尔伪省公署上班。他早出晚归,时常以去市内亲友、老师、同事、省首长家作客为名探听消息。 如:
到民政厅长善吉米图家探听伪省公署内部、西新巴旗及西部国境线上的消息。
去哈斯仁旗长,科长达赉·绰克图、宝阿比德家听取仁钦多尔吉等人的岭南、霍林河、毛登嘎锡里方面的活动。
去第十军区司令官郭文林家喝晚茶,闲谈,去华林太、胡色文家喝茶消遣当中得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鄂廷勋和德文斌二人

鄂廷勋和德文斌二人在伪满时期每年一次以访亲为名来海拉尔向我父亲汇报工作。他们汇报齐齐哈尔、扎兰屯附近铁路沿线和喜扎嘎尔旗的索伦铁路沿线、五叉沟、白狼、阿尔山等地日本关东军的军事设施。他俩毕业于沈阳蒙旗师范学校,很早便结识郭道甫、父亲、郭文通等人。在他们的个人材料中这样写到:
鄂廷勋(1909~1947)黑龙江省龙江县文固达屯额苏日哈拉人。日本东洋大学修业。日伪期间从事苏联红军地下情报员工作。1929年在沈阳蒙旗师范学校读书时,接受高年级同学奈勒尔图(郭文贵)的抗日思想影响。1933年在郭文通介绍其去苏联留学未成的情况下,接受抗日地下组织领导人的派遣,到喜扎嘎尔旗政府谋职。出任旗 教育股长。期间秘密调查了索伦铁路沿线、五叉沟、白狼等处日本关东军的军事设施,画出简要的日本军事设施草图,去海拉尔向奈勒尔图提供了军事情报……,去海拉尔执行一年一次的汇报制度。
——————《中国达斡尔族人物录》第315页

德文斌(1908~1948)黑龙江省龙江县鞍子匠屯德都勒哈拉人。沈阳蒙旗师范学校修业。曾任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五师第四十二团政委。1928年春在沈阳蒙旗师范学校读书期间,受校长郭道甫先生的民族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并与从事苏联红军军事情报工作的高年级学生奈勒尔图结成了亲密无间的良友……,1933年和奈勒尔图取得联系……,专门负责齐齐哈尔至哈尔滨、齐齐哈尔至博克图一带的日本关东军军事设施及其军事分布情况的搜集。每年一次去海拉尔向奈勒尔图汇报工作……。
——《中国达斡尔族人物录》第361页


父亲怎样得到伪军区司令部的秘件

在第十军区司令部当翻译官的额尔很巴雅尔利用其职务的便利,拿到了伪军区司令部的秘密文件、书信,地图等交给父亲。
一九三五年在满洲里召开的满蒙边境谈判,以翻译官身分参加会议的额尔很巴雅尔、华林太二人把会议内容与情报及时汇报到父亲那里,该谈判进行了半年之久。
有一次,郭文通把通过额尔很巴雅尔拿到的司令部内部绝密文件《全国军警配备情况》(约20万字)3本中的1本,送交到苏联军部而受表扬。父亲经常通过郭文通等人探取西部国境线的动静、冲突及诺门罕战役的内部情报。
宝迪扎布、郭文通和我父亲的关系

宝迪扎布:(达斡尔族,莫日登氏,凌升的叔伯弟弟)1925年经郭道甫的介绍与额尔登太(成德之子)、立克三等人赴苏联学习,毕业于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后参加革命,在苏联定居。1928年为参加郭道甫、福明太领导的呼伦贝尔青年党暴动而返回海拉尔,与从日本返海参加暴动的同班同学郭文通会面,之后发展郭文通成为苏联远东军事情报人员。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时他返回苏联,临走前他留给郭文通的暗语是,“从这里到博格大山有多少里路?答:从这里到博格达山大概有三百里”。宝迪扎布返回苏联之后,1932年开始,郭文通和苏联进行联系时,都要经过父亲。

————摘自郭文通的材料

父亲与额尔登太俩

额尔登太(1908~1981)海拉尔达斡尔族,敖拉哈拉人。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生前任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他的一家三代人为《蒙古秘史》的翻译研究做了大量工作。解放前,他在呼伦贝尔工作期间参加了反满抗日斗争,从事地下秘密工作。1981年在呼和浩特病故。从额尔登太老人的材料中现已找到有关父亲的材料:
“奈勒尔图是我的同学,也是朋友。在伪兴安北省公署会计科我当出纳股长时,他当需用股长。我知道他很早就和苏联有联系。1936年他要求我给他一匹好马,他在每年冬季(结冰期)骑马去苏联边境哨所阿巴盖图(今扎赉诺尔车站以北约10公里处)联系一次。没有好马可骑,向我借一匹好马。所以我把自己骑的一匹红色马借给他骑了好几年。以后在1941~1942年他要另换一匹马,我就把家里的一匹灰色马以二百元卖给他骑。有一次他对我讲过,东宝(南屯达斡尔人,1931年去苏联,又名额尔敦毕力格,为前内蒙妇联工作的玛尼之父)来到南屯附近的打草场,叫正在打草的多尔吉(南屯福善长子)通知他(父亲)见面。”


日本关东军妄想一网打尽 海拉尔地区的反满抗日势力

1936年2月,由涩谷大佐指挥的日本部队在西线战场多次被苏、蒙军打败。驻海日本兵骑兵集团长笠井中将认为“皇军”多次惨败而退,这和“凌升”等人周围可能有通苏通蒙的地下组织在活动有关。
1936年“凌升事件”发生后不久,日本人怀疑本地区一定有反满抗日地下组织在活动。他们想要采取行动抓一大批抗日分子。为挑起第二次“凌升事件”做准备工作。
“凌升事件”发生后,有许多人受牵联、被害。虽然他们受尽了种种刑罚,但无一人变节投敌,出卖同志和组织。
1944年冬,伪兴安北省公署召开了日满军政高级官员秘密会议,会议上,西北边防军日本司令官说:“在本地区一定有抗日地下组织,我们要镇压这伙不良分子”。特务机关长问额尔钦巴图省长:“当地是否有反满抗日地下组织?”,额省长说:“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事。”刚从长春来的兴安局参事官濑崎说:“这里是边境地带,又是民族地区,目前凌升通苏事件的影响还没有消失,绝不可轻举妄动,要进一步调查后一网打尽!”。
此次秘密会议,胡色文在座。时任额尔钦巴图省长的翻译。可谁也没想到他就是通苏的秘密情报人员。
1936年4月“凌升通苏通蒙事件”发生之后父亲及时把事件的过程及其严重后果报告了苏方。实际上,日方军政官员多次提到的“抗日地下组织”就是指父亲他们这部分人。由于他们把活动安排得严密而细致,所以始终没被他们发现。在这白色恐怖时期,父亲无所畏惧把反满抗日地下活动坚持下去。

其它几件事

一、卡尔洛夫和父亲的关系
苏联红军代表卡尔洛夫是父亲情报工作的最高领导人。父亲每次都和他直接联系。他的原名是:根那吉-尼克莱维奇-卡尔洛夫。他是苏联共产党(布)远东局的负责人,苏联共产党驻我国东北地区的总代表,苏联红军代表。1946年后任中长铁路局副局长职务。他是参加过攻克柏林战役的具有少将军衔的将军。
二、父亲与卡尔洛夫的会面
1945年8月中旬,战后的海拉尔陷入无政府状态,苏联红军代表卡尔洛夫来海拉尔首先召见父亲和斯布精太二人。为了解战后局面,卡尔洛夫在他们二人的陪同下,以塔斯社记者的身份深入南屯视察。索伦旗旗长葆定在旗署内举行座谈会欢迎了他们。卡尔洛夫谈了战后国际局势,并听取牧民生活情况的报告。
三、父亲把郭文通叔叔介绍给卡尔洛夫
“1945年10月郭文通叔叔从唐山返回海拉尔之后,奈勒尔图给他讲有关卡尔洛夫的事,并带领他去见卡尔洛夫。”
————摘自郭文通材料
四、父亲和苏联红军一起参加海拉尔地区的肃反工作
1945年苏联红军解放我国东北地区以后,在海拉尔地区开展肃反工作。指挥部设在海拉尔市内伪军司令乌尔金旧居(二层楼),由苏联将校米海列夫、扎尔斯来叶夫等人负责指挥。父亲和胡色文二人协助他们逮捕了多名伪宪兵特务。
五、请额尔钦巴图来海上任
1945年9月末,父亲受卡尔洛夫的委托,与胡色文一起乘坐苏联红军的轿车前往东旗音宝力格额尔钦巴图家,邀请在家休养的额尔钦巴图来海拉尔上任。开始他还顾虑重重,经过父亲一行人的再三邀请,终于答应来海拉尔赴任。
当父亲和胡色文两人出现在额省长家时,老人非常惊讶。听了父亲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后他说:“过去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职员而已,万万没想到你们竞做了天大的事情,日本人问过好多次,有没有反满抗日组织?看来就指的是你们呀!”,第二天就随父亲他们来海上任了。
六、巴尔虎蒙古合作社的成立(1945年10月~1948年3月)
1945年8月15日从日本的铁蹄下被解放的牧区,交通不便,物资奇缺,物价上涨,广大牧民生活极其困难。针对这种情况,苏联红军和自治政府协商,从牧区征购肉食、牲畜,拔给了一笔红军钞票。自治政府在卡尔洛夫的建议下与各旗旗长商洽协议,借款约360万元,在海拉尔成立巴尔虎蒙古合作社。由各旗代表组成董事会,下设门市部、各旗支社、皮革厂、代销店,牙克石制酒厂等。
在卡尔洛夫的提名推荐下,父亲被任命为总经理,额尔精太任副经理,门市部主任额永图,驻哈尔滨商务代办色布精太。他们收购大量的畜产品及山货送往哈尔滨等地,换取牧民的日用商品。该社的货物品种齐全,价格合理,极大地满足了牧民的需求。该社的帐目齐全,收支平衡。颇受牧民群众的欢迎。
1948年3月巴尔虎蒙古合作社完成了其历史使命,与呼盟畜产品公司合并。
七、与苏联情报部门结束了关系
解放以后,苏方通知父亲:“新中国就要诞生了,中苏两国将结成友好同盟国家,所以今后两国之间不再需要地下工作了。”接到此通知后,父亲立即解散了该组织,结束了与苏联的地下工作关系。


后 记

很早就有写点东西来纪念父亲的冲动,但终因父亲所从事工作的隐蔽性,其故事鲜为人知,或知之不详,唯恐自己所收集、整理的资料有限,故迟迟未敢动笔。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父亲当年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和其他知情人士的相继故去,这种冲动逐渐衍生为一种责任、一种使命、一种义务,终于在亲朋的期盼、鼓励、支持下,写下以上文字。

在那艰难的岁月里,整个呼伦贝尔大草原在白色恐怖的阴云笼罩之下,父辈们凭借着他们聪明才智和过人的胆识,以挽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争取整个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为己任,同日本帝国主义进行艰苦卓绝的地下情报战。有的人为此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的英雄事迹可歌可泣!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恰逢父亲诞辰100周年,这更加勾起我们无尽的思念……,如今,我们正积极投身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潮中,整个社会呈现出和平、稳定、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今昔对比,更实显父辈们的丰功伟绩。谨以此文慰籍父辈们的英灵,予子孙后代以激励、鞭策……。

你们的名字虽然鲜为人知,

你们的光辉业绩永垂不朽!

 

洛德苏尔
2005年9月 于海拉尔

 

注 释
“奈勒尔图”冬营地——在南屯以南十公里处,伊敏河东岸柳丛中,是放牧,从事地下活动的好地方。解放后因河流改道而搬到离那不远的东山脚下。后来卖给恭格布,改称恭格布冬营地。恩和巴图老人撰写的材料中也称恭格布冬营地。特此纠正为奈勒尔图冬营地。
参考资料:
1、内蒙古《达斡尔族研究》 第四辑(1989年10月)
2、《海拉尔文史资料》 第六辑 (1999年9月)
3、《呼伦贝尔史志资料》 第一辑(1985年8月)
4、《中国达斡尔族人物录》 (1997年 哈尔滨出版社出版)
5、“怀念父亲郭文通”(手稿) 阿荣高娃 2003年8月

 
 
 
 回页首
 
 
首页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联系反馈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达斡尔族网
 
ICP备案编号: